徐闻视窗 - 徐闻论坛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徐闻—往北冷了,往南热了,徐闻正好!
当前位置:主页 > 徐闻文学 > 徐闻小说 > 正文

《我的母亲》——李青

时间:2017-05-08 11:32 来源:徐闻视窗 作者:李青 阅读:次
陈传铿于1964年10月在北京天安门前留影
陈传铿于1964年10月在北京天安门前留影

  我出生在北国冰封的哈尔滨,在城市军营里度过快乐童年。母亲是一位军人,也是一名白衣天使,外祖父给她起个男孩的名字,叫陈传铿。行医济世是她生命的全部。没有逻辑性的生命哲学,但当每个病人从病榻中获得新生时都让她感动不已。
 
  六十年代中,随父亲转业回广东的母亲,毅然放弃安排广州优越的工作和生活待遇,主动选择到雷州半岛支边。经历近40小时的长途奔波后到达锦和公社卫生院时,前来迎接我们全家的,只有牛车和漫天的红土……
 
  农村现实和母亲理想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艰苦情形无法言表,尤其对于母亲,在福州长大、哈尔滨当军医的女青年。幸运的是,福州话和雷州话同是闽南语系的方言,母亲完全融进了雷州半岛的群众中……头戴着竹笠,身背着“红十字”药箱走遍锦和的每条村庄,一切就象当年电影《春苗》中的女赤脚医生一样,表现出一名医生真情奉献,一名共产党员的清醒和坚持。
 
  在锦和卫生院从医5年,母亲手里总是照顾着病人,脑里总是想着病人,心里总是惦记着病人,冷落家庭。家务都由我这个屁大毛孩撑着,她连自己的生日也无暇顾及,而母亲对子女的关爱和教育都处理得有条有理。
 
  六十年代末,公社有了农村合作医疗,医务人员在缺医少药情况下,24小时值班候命,一旦发生病情背着药箱就跑。
 
  有一次,红星大队合作医疗站王医生请母亲出诊,她们一路小跑10多里赶到病人家里。母亲在条件差情况下,给病人做了人工呼吸,为病人口对口用力吸痰十分钟,然后对症用药,由于抢救及时,这位呼吸衰竭病人脱离了生命危险。当时,病人的女儿抱头伏在我母亲的肩膀上,流着眼泪说:“陈医生,你是我妈妈的救命恩人!”
 
  母亲曾在前山卫生院工作了五年,全家居住20多平方米旧瓦房,老鼠、蟑螂横行霸道,蜈蚣大得吓人。屋顶旧瓦,一下雨就漏,与邻居戴医生只有半墙之隔,俩家孩子玩耍很方便。在那个艰辛岁月里,她把青春热血奉献给了前山的卫生事业,把拳拳爱心播洒在广阔的红土地和老百姓心中。
 
  前山南安村许大叔说:“当时我家人一有急病都找陈医生治疗,有时我们没有钱买药,她就自先垫着,我等家里有钱再补交。在医院打吊针过午,陈医生总是为我们送汤送饭……”
 
  曾家村有位杨宗的胃病患者,几经周折到处寻医问药,花了一万多元,因病致贫,病情越来越重,每次发病痛得死去活来。当母亲知道该村民的病情和家庭窘怳后,就经常上门为他看病,送医送药,免费进行针灸治疗。有一年大年三十晚,我们全家正在吃团圆饭,杨宗的儿子找上门说他父亲胃病发作,病情特别严重。母亲二话不说,冒着严寒到了杨宗家,为杨宗打一支止痛针,耐心开导,细心分析病情,要他坚持针炙疗法,解开杨宗对病情疑惑,坚定他战胜胃病的信心。不久,在我母亲精心治疗下,杨宗病情一天天地好起来,成了家里的劳动力。
 
  母亲的医术医德在锦和、前山都出了名,一提到“陈传铿”这个名字,群众都异口同声称赞。有的病人曾这样称道:“见到陈医生,我的病就好了多半,经她治疗,更是药到病除。”
 
  七十年代中,母亲离开前山时,执拗的乡亲们捎来甘蔗、鸡、鸭、花生油。而对这些凝聚着真情的百姓情谊,母亲无法推却,有表不完的医患情!
 
  多少年来,母亲在部队和地方穿过的白大褂不知有多少件,旧了、黄了,但在战士们和老百姓心目中,白大褂永远只有一件,清白、温暖、贴心……
 
  与医圣的“大医精诚”和希波克拉底“我之唯一目的谋病家之幸福”的誓言相比,母亲始终表现出一种更平凡而超越的境界。与世不争、于无声处,她水一般平淡的真情,夜以继日忘我工作精神,已经荡漾在“病家”、百姓的心中,交融、感染、共鸣。
 
  母爱是我一生拥有的财富,母亲的思想是指引我人生正确道路的一盏明灯。

  (作者系徐闻县作家协会副主席)

(编辑:米德实)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