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闻视窗 - 徐闻论坛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徐闻—往北冷了,往南热了,徐闻正好!
当前位置:主页 > 徐闻旅游 > 徐闻印象 > 正文

南极村抒怀

时间:2017-04-20 15:35 来源:湛江日报 作者:龙鸣 阅读:次

  半岛最西南的犄角上的几个村都叫南极村,我们在其中的放坡村住下来,就去灯楼角,这里是半岛犄角上的角尖,自北向南楔入琼州海峡,与海南岛的临高角对峙,扼住琼州海峡之要冲。广州湾时期,该角被法国人占据,筑屋设防。解放海南岛时,这里是横渡海峡的首发港。如今我们能看到解放军建造的炮楼和1994年重修的六角方形灯塔。
 
  从摄影作品看,这个犄角是五彩透明、光怪陆离的,上面密布盐场和虾池,天光云影映入水中,色彩无时不在变化。纵横道路和海岸线上有密植的椰林,与宁静的北部湾,海边的白沙滩,以及开着娇艳黄花的仙人掌丛一起,构成典型的热带风光。附近的海面有白蝶贝保护区和珍珠养殖基地。有一幅可使海底斑澜珊瑚尽收眼底的照片,远处背景中有灯楼角,可标明那片珊瑚礁群的方位。听说过去渔民可以轻易从这里抱出一人多高的珊瑚树,五光十色,造型奇特。看着那些多姿多彩的珊瑚虫精灵一样在海底欢跃,真想改一下舒婷《神女峰》里的名句,替它们抒发一下情感:与其在厨窗中展览千年,不如在大海中摇曳一晚。
 
  我们站在高处,远远观赏了合水线。太平洋浊浪卷起千堆雪,滚滚从东部涌来,与北部湾宁静清澈的碧浪相颉颃,令所携泥沙无所适从,沉积下来,遂形成突出的岬角,越积越长。在海中,海浪交合处有一条白线直通海南,对着临高角。这里就是被人们称之为“极南”“尽南”之处。
 
  我们跑向沙滩,沐浴在夕阳的余晖里嬉戏,作样把落日擎在头顶,捧在手心或者含在嘴里,尽情享受太阳和大海七彩的馈赠。此时夕阳以蹲姿给人打光,人都显得高大起来,把长长的影子直挂天际。
 
  所住的新民居院子里,有一口水塘,里面泊着一只旧木船,是晨读的好地方。拱形的大门是一只立起的船,房间里有棵勒杜娟,花开正艳,设计者用玻璃围住,上面有天光洩下来给它养料,植物与人居两不相误,并可相互欣赏。设计者是在因地制宜,因势利导,把他们追求舒适的理念巧妙地镶嵌在其中,看起来是顺乎自然和传统,追求的却是星级标准。据说有位北京人来此旅游,被这里漫山遍野的明媚所吸引,毅然决定不走了,回去收拾细软,租下几间破旧的民房,开始精心倒饬。他要到这里来日沐阳光,夜数星辰,举酒杯,邀明月,在南海边凌乱放歌狂舞。
 
  他们最珍视用海珊瑚砌成的房屋。在异乡人看来,传统的珊瑚屋非常美。这是多么稀缺的建筑材料,简直可比美圣彼得堡叶卡婕琳娜宫里的琥珀宫。珊瑚屋是会呼吸的房子,无数小孔过滤海风,是最温柔细腻的空气交换装置。夜里躺在床上,也许会进入珊瑚的梦乡,呈现出遥远过去的幻像,珊瑚虫摇曳的多姿多彩的密林里,鱼群穿梭,螺喃虾戏,还时不时移过一只海龟的身影。
 
  海滩上乱扔的贝母螺壳,海石鱼骨,渔民弃之不顾的破旧渔具,对他们来说都是宝贝,一点点收集回去,装饰自己的房间和远方朋友的梦。
 
  明眼人大概不会把他们的追求当成个别现象等闲视之,他们是一个新时代早起的鸟儿,知暖的春鸭。作为旁观者,他们头脑异常清醒地看清了与当地优势紧密联系的某种趋势,真正理解那副古对包含的从容与淡定:
 
  海边潮至,庶徐徐闻乎?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一位朋友说:“这副古对即可解释徐闻县名,又是当地百姓对生活远景的厚望。假如我有发言权,就把这句话当作徐闻发展的主旨。”印度有句谚语说:请慢点走,等一等身后的灵魂。为什么要等?整个世界都被绑到消费主义战车上,飞快地狂奔。大家珍惜时间,只争朝夕,不断调整自己的奋斗目标,每天忙着挣,忙着花,忙着兴奋,忙着烦恼,忘记静下来体味一下人生的乐趣,真像丢了魂一样。
 
  听潮起潮落,看花谢花开,难道不是当代新觉悟者追求的一种境界吗?朱光潜先生一本书的封面和阿尔卑斯山的一条风景优美的路边的牌子上写着同样的话:“慢慢走,欣赏呵”,提醒人们不要错过人生的风景。
 
  静静的海风,冬日和熙的阳光,旧船木制成的家私,特别是舒适的躺椅,都在鼓励你阅读,而房间里也早已为你准备好丰富的读物。有介绍徐闻历史掌故的,也有描写当地风土民情的,似乎应有尽有。这一晚我唯一感兴趣的是,这个村子为什么叫放坡村?和苏学士究竟有什么关系?
 
  放坡村碑记上说:该村原名北宋坡,起于秦汉,疏落数户。唐宋以降,迁客骚人,南往北还,必经此地。据名师梁老考察,北宋文魁苏东坡贬谪海南儋州三年获赦,抄近路于放坡俄房埠登岸,停留一宿。村民遂将村名改为“放坡”,以示追念。
 
  苏东坡被贬惠州,倍受磨难,侍妾朝云又染病去世,“白发萧散满霜风,小阁藤床寄病容”是他彼时生活的真实写照。似乎任何困苦都改不了先生不可救药的乐观心态,他接着写道:“报道先生春睡美,道士轻打五更钟”。政治对手宰相章惇见他过得如此快活,就继续往死里整他,再贬海南儋州。
 
  恐怕会有人严命追逼,苏轼于绍圣四年(1097)年4月17日接到朝廷告命,4月19日即抛家舍业,离开惠州赴任,于5月11日在藤州与同时被贬雷州的弟弟苏辙相遇。他们的政敌也是文人,对对手命运的戏弄也带着一丝冷幽默,据说子瞻贬儋州,子由贬雷州,是因他们的名字中有此偏旁,使其暗含“命该如此”之意。
 
  苏家兄弟“萧然两别驾,各携一稚子”,年老的亲兄弟与年幼的堂兄弟久别重逢,一定有难以言表的欢愉,给他们的凄凉行色涂一抹骨肉重逢的温情。他们经绣江、容州进入雷州,过调丰村、七星岭和苏二村,于6月5日到达雷州府。在雷州盘桓五日,苏轼辞别兄弟,挥泪渡海南下儋州。元符三年(1100),哲宗去世徽宗继位,大赦天下。苏轼遇赦北还,于6月20日渡过海峡,6月25日到雷州与秦观话别,30日到达廉江石城官寨,7月4日到合浦。
 
  躺在放坡村的珊瑚屋里,听四处虫鸣和微风从千万孔隙中徐徐渗入,不知是醒是梦。想这片虫鸣四野的天涯海岬的确神奇,中国文化史上熠熠生辉的三颗星辰,竟然同时照耀过这片南天下荒野,其中居然有最亮的那一颗。如果斗胆把中国历史上的文化巨匠来一番评比,我以为苏东坡应该稳居第一。听林语堂先生怎么说?苏东坡是散文家,是新派的画家,是伟大的书法家,是酿酒的实验者,是工程师,是假道学的反对派,是皇帝的秘书,是饮酒成癖者,是心肠慈悲的法官,是政治上的坚持己见者,是月下的漫步者,是诗人,是生性诙谐爱开玩笑的人。
 
  这段话貌似全面,实则仍未穷尽。苏东坡还是词人,又身兼婉约豪放两派之领袖。苏东坡还是著名哲学家,还发明了东坡肉……说不完道不尽的苏东坡既然来过雷州,有关他的传说像当地的植物一样茂密生长就是必然的了,人们言之凿凿地说:苏东坡到过高州拜谒冼夫人庙并写诗志感,苏东坡二进荔枝村因而有了苏二村。苏东坡在雷州与兄弟同处数月而别,一起同游罗湖,拜谒天宁寺,写了“万山第一”牌匾,并写下“西湖平,状元生”之谶语。从海南北返时又在兴廉村净行院逗留40余天,总之,在故事中,雷州人对先生的挽留很任性,如果像故事中那样任由乡亲们表达爱戴之情,先生半年也走不出雷州。
 
  这种表达的可敬之处是,雷州人与苏东坡的亲民情怀天然相通,根本不考虑最高统治者宋神宗和奸臣把持的朝廷对先生是什么态度,也不管先生犯了什么错误,是什么流放发配的罪人,就是要把他当师学,当神敬。这就给雷州人留下“敬贤如师,嫉恶如仇”的美名。朝廷权臣迫使苏氏兄弟走在古雷州人迹罕至的林中的小道上,脚前有荆棘丛生,耳边虎啸狼嚎,再加上疾病缠身,朝不保夕。在这种亡命天涯的投荒之旅中,你以为他有心情在半岛绕来绕去,四处游山玩水?当然,这些传说的主旨我还是十分赞同的,先生在极端困难中这时候所表现出的毫无伪饰有旷达豪迈,幸而有民间的热情与之呼应,给这位文化巨匠心中留下一丝温情。
 
  一夜恍惚,睡过了头,同伴们早已起来聆听鸟鸣,四处采摘春光。返程中,在高速路上穿越气候锋线,进入依然被冷空气把控的天气之中,基调灰暗,气候阴冷,疲惫的身体与兴奋的头脑,提醒着晴朗天空下徐闻的存在,那是一片嘹亮的明媚春光,一树一树的红木棉,像跳荡在绿色大地上的一首首诗。

(编辑:米德实)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