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闻视窗 - 徐闻论坛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徐闻—往北冷了,往南热了,徐闻正好!
当前位置:主页 > 徐闻文学 > 徐闻小说 > 正文

徐闻爱情诗人的诗如此深深打动人心

时间:2016-12-31 15:30 来源:徐闻视窗 作者:金虎 阅读:次

诗心与诗魂的唱和
 
——读谢胜捷的新诗集《等你在尘世》
 
  诗歌的流传,在于心的吟唱与时代节奏合拍,“歌合时而著”,这种创作追求,是每个时代诗人们共同目标。作为诗人,忠实于自己的内心,记录时代的发展,才是优秀而尽职的。如今一些诗人或者不顾时代要求,一味的宣泄个人诉求;或者顺应体制需求,一味的歌功颂德。这些都有悖于诗人的本性,这样的诗既流传不开,也传世不久。
 
  当然,处于一个发展时代,以诗来谋生的人毕竟不多,而业余写作的却不少。在徐闻这块红土地上,就盛产不少这样的红土诗人,他们扎根本土,抒写个人情怀,不求闻达,只求无愧于时代与个人,他们的写作是诗心与诗魂的吟唱。
 
  这里我要介绍的一位诗人,就是在这样的文化生态中脱颖而出的新诗人——谢胜捷,他近期出版的新诗集——《等你在尘世》,很值得品味与鉴赏。
 
 
  谢胜捷,一位行伍出身,在企业、机关行政部门从业多年,如今身居党史研究部门要职的领导干部。他以个人品行与操守,坚守自己的理想追求;他以诗歌的浪漫与激情,抒写着社会的不满与个人的责任心。这种诗人的担当,便是诗心的再现,是政治责任感与文学才情的完美结合。他在《后记》中如此描述自己的创作心态:“早晨起来,当灵魂把我从空寂的夜里拉回尘世时,我知道自已生命里的呼吸又接着延续起伏,一种难以名状的内心呼唤,一瞬间在脑际间弥漫开来。尘世中悲伤的泪水模糊了我的眼睛……”
 
  正是内心的呼唤,激发了他的创作热情与冲动,让他在繁忙的行政之余,奋笔疾书,写出自己的内心感受与优思。
 
  在他的诗作中,有怀恋亲人的,感叹人生的,描述社情的,反馈民心的。这些都是内心的吟唱,这些都是真诚的呼唤:“这是我发自心灵最深处的心声。我以诗歌为慰籍,并执迷着魔,诗歌成为我精神的呼吸和情感的宣泄。……写我所思,把尘世间的真、善、美,用诗歌的形式记录下来,不予怡人,但可怡己。”(《后记》)
 
 
  就是这样的创作心态与创作激情,使谢胜捷的诗来源生活,记录生活,还原生活。在情与理,事与人之间,真诚地呼应内心的感受,强烈地震撼了自己(怡己)和别人(怡人)。
 
  谢胜捷的诗情是激昂的。他诗歌创作的激情由来已久,年少时的他在日记本上的诗便不少于两三本(遗憾丢了)。后来从军了,还在军营前线坚持写。如果没有这些积累,显然难成大器。记得他对我说过,他是虔诚的共产主义信仰者,当听到金日成逝世的消息,他饱含热泪写了悼念诗发到朝鲜,被播音员饱含眼泪的播出。这种政治激情,没有坚定的信念,能写出来吗?再看他抒写战士爱国热情和战友情深的组诗《一个越战老兵要去钓鱼岛》,包括《回部队》《你说,你不会丢下我》等。
 
 
三十年河东
 
三十年河西
 
有军魂的支撑
 
我的灵魂未曾偏离轨迹
 
我坚韧的心
 
一刻也未曾离开军营
 
我总想以祖国为支点
 
把军营轻轻地抬起
 
抬举到钓鱼岛的顶端
 
我希望我的部队
 
又像过去那样
 
把我召回
 
(《回部队》)
 
  这是祖国的召唤,这是爱国的职责,没有高度的政治情怀,能有这样豪迈的担当吗?
 
 
你说过,你不会丢下我
 
你还说战争结束后
 
不管是翻山还是涉水
 
每年都会来看我
 
看海边的珊瑚花
 
看一望无垠的香蕉和菠萝
 
我们会并排坐在树下看海鸥飞翔
 
……
 
可是,为了挡住那颗
 
向我飞来的子弹
 
你永远长眠在安静的麻栗坡
 
去年我们连队全体战友
 
到巍峨的山脚下看你
 
我满肚子话要跟你说
 
却一句也说不出口
 
任凭泪水打湿你墓前的青草
 
战友,我亲爱的战友
 
你长眠在这里孤单吗
 
你付出生命保卫的祖国山河
 
现已绽放出美丽的光芒
 
你可以放心了吧
 
我亲爱的战友,说好你不会丢下我
 
但你还是丢下了我
 
但我心里一直装着你
 
想着你坚定的步伐
 
坚定的眼神
 
沉着的表情
 
我知道,我这辈子都不会丢下你的
 
你的一切的一切都在影响着我
 
鞭策我好好生活
 
把你没有尝试过的都过好
 
(《你说,你不会丢下我》)
 
  这是对战友的纪念,这是生死之约。没有经历血与火的洗礼,没有生与死的考验,能有这感受吗?没有饱满的政治激情,能发出这种呼唤吗?
 
  他对家乡、对亲人的爱也是真诚激昂的,他写的家乡赞美诗《徐闻欢迎您》,写出了徐闻的美丽与迷人,将徐闻特色风物融入其中,脍炙人口,被谱成歌曲到处传唱。他对家乡山山水水的赞颂,由衷而真诚,其中有《菠萝成熟时》《中国,徐闻菠萝节》等篇章。诗中这种诗情就如那片极富特色的“菠萝的海”,绿波荡漾,博大深远,香飘四季。他是这样描述家乡魅力无穷的“菠萝的海”与朝思暮想的“菠萝姑娘”的:
 
 
你的脸庞红润如成熟的菠萝
 
你回眸的笑靥
 
我一见就心跳如鼓
 
我总想把你往心里搁
 
姑娘啊让我留下来陪你好吗
 
在这片果实累累的山坡
 
我们建一间小木屋
 
住下来
 
一同呼吸清香的空气
 
一同采摘菠萝
 
哎可我是过路人哪
 
在这个收获的季节里
 
我知道你不会理睬我
 
而我从这里路过时
 
我激动滚落的泪水
 
一颗颗像你采摘的菠萝
 
(《菠萝成熟时》)
 
  我受其启示,写了一首应和诗《睡在菠萝的海等你》,把那多情的姑娘渲染的更加妩媚动人。当然作为文人之间的唱和,我的诗只是打油水平,但可见其激昂的诗情对我们产生的震撼力与感染力。
 
  这些政治抒情诗与家乡风物诗已经化作了一股诗情,将作者的爱与感恩溢于诗词,让人感受到作者强烈的社会责任感与饱满的政治激情。
 
  谢胜捷的诗心是可爱的。在诗人的另一面,除了激情便是柔情。他的情诗写得温柔浪漫,同样感人至深。
 
  记得当年与他一起共事的时候,曾到过海安度假村,那时白沙建起的蒙古包中招聘了不少外地女招待,我们不约而同地产生写她们的冲动。谢胜捷在首次接触她们之际,当面赋诗多首,引起招待员的喝彩。我也随后写出一篇小说《清白》,由此可见谢胜捷的急才与可爱的诗心。
 
  因为诗人都是多情而纯净的。对爱情、对世情、对人情都表达一种美好的祝愿。你读读他的《懂你》,写的是他的爱人:
 


那一年
 
你是我十八岁的爱的诗篇
 
当你读懂这首诗篇时
 
你已成了我
 
屋前树荫下
 
逢衣纳凉的妻
 
那一年
 
你柔情似水的眼睛
 
从小巷这头
 
望穿小巷那头
 
  这种初恋的感受,这种望穿秋水的等待,是多么柔情,多么感人呀。我笑称他是用诗歌来“逗娘”的。其实,那个文人不风流,徐志摩没有对林徽因的迷恋,没有陆小曼的陪伴,能成为一代诗圣情魔吗?苏东坡没有朝云小妾的长途照顾,一路南下。他在岭南能留下那么多的传奇诗作吗?柳永没有长眠花前月下,柳间花巷,会成就宋词的婉约风格吗?
 
  扯远了。就是为了说明文人的浪漫,诗心是可爱的,也是感人的。谢胜捷亦然。
 
  谢胜捷的诗魂是孤寂的。我经常说,孤独成诗,寂寞成文。你别看谢胜捷在官场风光,在各种名利场也算顺利。但他的内心是孤独的,诗魂是寂寞的。读他的亲情诗,你会潸然泪下,他写父亲,写母亲,写早逝的弟弟,写牺牲的战友,还写到自己的生与死。如本书主题诗《等你在尘世》,是怀恋逝去的亲人的:
 
 
有一种内心的极度煎熬
 
和望眼欲穿
 
无法说出口
 
那是我从尘世的来路上
 
与你邂逅
 
可你知道吗
 
从那个时候起
 
我天天站在街巷的尽头
 
等你不见你
 
……
 
我躲在荒无人烟的尘世彼岸
 
悄悄等你
 
等到大海干涸
 
等到花儿枯萎
 
等到母亲泪水流干
 
  这种刻骨铭心的怀恋,这种无尽的哀思,没有痛彻的生离死别,没有深切的寂寞等待,能写出来吗?
 
  每个诗人都有一种美好的追求与良好的愿景,但现实并不如理想般美好,所以,大都产生一种困惑与迷茫,表现在诗中,便是一种忧郁与伤感。这类诗都很敏感,为了正能量,诗集收入不多,如写给孩子的一首《疫苗之殇》,就借孩子之口,喊出注射毒疫苗后:“妈妈,我好冷,好冷……”。
 
  这便是诗魂在作怪,要忠实的表现内心感受,就必须服从灵魂的召唤。所以,县作协主席刘卫先生称作诗就是“灵魂轻轻唱”,县内大诗人李舟也以《灵魂在唱歌》为题为其诗集作序。这些感受与评价都是中肯的。我不是诗人,我只是捧个场,凑个趣而已。但我对谢胜捷的诗歌是由衷的喜爱。因为这是诗人诗心与诗魂的唱和。
 
  或许有人会说,谢胜捷的诗艺还不够精,诗才还不够奇。但难道都得有贾岛般“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技巧才能写诗,有“李杜文章在”的天才才能为文吗?难道诗歌就是玩弄技巧的文字游戏吗?我看不然,真实地表现内心,真诚地歌唱时代,艺术地再现生活,把自己的感受与思想抒写表达出来,就是好诗。
 
  谢胜捷做到了。

(编辑:米德实)

顶一下
(5)
100%
踩一下
(0)
0%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