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闻视窗 - 徐闻论坛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徐闻—往北冷了,往南热了,徐闻正好!
当前位置:主页 > 徐闻文史 > 正文

汤显祖在徐闻

时间:2016-04-26 09:21 来源:湛江日报 作者:陈志勇 阅读:次

    在古时代,雷州半岛和海南都属于瘴雨蛮烟之地,成为朝廷经常用来惩罚不听话官员的地方。仅唐宋朝,朝廷就陆陆续续地把28位不听话的官员贬谪到雷州半岛或海南岛。就是这些遭贬谪到雷州半岛或海南岛的官员们的一路踩踏,在长长短短的时间里,竟无意间踩踏出了一条贬官行道,其中就有现在的这么一段从遂溪到雷州再到徐闻的贬官行道。也就是这些贬谪官员们的到来,分别用他们的眼泪和汗水,文字和目光,甚至是血肉之躯来把中原文化一一印证到这里,给雷州半岛这块土地播下了文明的种子,于是诞生出了一部可以称之为典型的“贬官文化”,是极其夺目的,一直唱响了雷州半岛的天空一千多年。 
 
    我很敬佩这些遭贬谪的宫员们,尤其是其中的汤显祖,只要想起他,心里就涌起一股暖流。作为我国明代伟大的戏剧家的汤显祖,就是他在16世纪末叶让《牡丹亭》这样的鸿篇巨制横空出世,剧坛为之轰动,让其它当时的戏剧很快就被它喷出的万丈光芒所遮掩,世界也曾为之震惊。这部上承《西厢记》下启《红楼梦》的《牡丹亭》,是足够的恢弘而绚烂的,是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峰。《牡丹亭》成就汤显祖成为“中国戏剧之父”。有人拿他与西方戏剧鼻祖莎士比亚相比,说他是“东方的莎士比亚”,就可以看到了汤显祖在中国乃至世界文学史上的高度。 
 
    自从知道“汤显祖”也曾来过徐闻之后,我对徐闻就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可以这样准确地说,这次我能成行徐闻,最重要的原因就是给汤显祖诱惑我的,或许说是我顺着一条已经延伸了忧伤千年的贬谪文化走廊,去走访汤显祖的足迹。 
 
    到了徐闻,在老远的地方,我就看到了“贵生书院”以一种文明的姿态出现,当我将靠近时,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位精神矍铄的老人,正冲着我微笑,我知道这位老人就是“汤显祖”,他站在这里像是等待着我的到来,可他已经等了500年,让我立即就得安静下来,放慢脚步,收敛呼吸,一一把自己的放肆收敛起来表达自己内心的敬意,越是靠近就越感觉到他特别的亲切。 
 
    “贵生书院”既不显眼也不气派,没有给你高大壮观的震憾,也没有给你构造的精美绝伦;它没有虚张声势的苍凉,也没有故弄玄虚的神秘;它苍老,却又说不上破旧。它的建筑很实在,甚至是让人看不起眼的,可就这么看不起眼的房屋,每一处都隐藏着历史的痕迹和故事,让文化的暖流不断感动世人。 
 
    我踏进了书院去向大师汤显祖致敬,而首先迎接我的是一种凉爽的历史风,像是从明朝的方向徐徐吹来,让我呼吸到明朝相同的空气,是那么令人清爽,令人心旷神怡。而意味很浓的还是,这里不但容纳着无限的往事和斑驳的记忆,也聚集着许多悦人眼目的元素:碧绿的枇杷,苍翠的古榕,青青的凤凰树,古色古香的学室,依稀可辨的石碑,栩栩如生的石狗,浪漫的梦泉……纷纷走进入了我的视野。而且每一棵树,每一间学室,每一块石碑,每一尊石狗……都在扮演着一个角色,是生动,是厚重,是古远,是沧桑,在我心中还是一幅画,画出“贵生书院”的神韵。 
 
    我在书院的西学斋浏览铭文时,这里铭文记述着汤显祖一生的史实,读着这些抽象的文字记忆,心好象被一只无形的手握着,突然间让初次接触这里的我有了一种特别的感觉。 
 
    汤显祖于嘉靖二十九年出生于一个书香世家,从小聪明过人,5岁能读对联句,10岁学古文词,14岁中秀才, 21岁中举人,已是名闻天下的才子。按汤显祖的才学,这样的人仕途上原本就应该平步青云,官运亨通。可他的一生注定无疑是一场悲剧。他从28岁进京赴考,参加进士考试,连续4次落第,前两次落第是文章不合考官胃口,后两次落第是因为拒绝了宰相张居正的延揽,等到后来张居正死了,中了进士已经是32岁了,却又因拒绝当时执掌朝政的张四维、申时行的拉拢,导致他从北京礼观政做起,结果是可想而知,即使是其官至南京礼部祠祭司主事也不过只是个闲官。如果追查,就知道这祸皆是因他的天生傲骨所惹起的。汤显祖敢以“吾不敢从处女子失身也”拒绝了宰相张居正的延揽落第,也敢以“余方木强,故无柔曼之骨”拒绝当时执掌朝政的张四维、申时行的拉拢,而且还屡屡让皇帝难堪。这种如此强硬之人,注定是无法拒绝被贬谪的命运。 
 
    汤显祖最终被贬谪是在1591年,太湖遭灾,沿岸赤地千里,“白骨蔽江下”。朝廷发了数十万两赈灾银两,派来特使杨文举宣抚灾民。杨文举却借机侵吞灾款,收受贿赂,出卖官职。最气人的是,当朝宰相申时行居然对其加官晋爵,而将一些忠于职守、勇于揭发的御史贬谪。就在百官噤若寒蝉之际,对官场的龌龊贪黩再也看不下去的汤显祖,胸中郁积的不满是再也掩不住了,他置身家性命于度外,勇敢地站了出来,上了一道轰动一时、历史上有名的《论辅臣科臣疏》,疏中慷慨陈词,掷地有声。奏章一出当然犹如一颗重磅炸弹,震动了整个朝廷,后果就可想而知。
 
    汤显祖被贬到雷州半岛南端的徐闻县做了个典史。古时候的徐闻不像今天一样,其地处偏僻,位于雷州半岛最南端,自然条件与社会环境都非常恶劣。据康熙《雷州府志》记载,徐闻“白日不朗,红雾四障,猩猩狒狒,短狐暴鳄,啼烟啸雨,跳波弄涨。”
 
    汤显祖从仕途的巅峰跌入谷底,坠进泥潭里受罚,要是换上别人一时是受不了的,但他却淡定从容。汤显祖自己并不为上疏的行为而后悔,也没有为发配荒蛮之地而悲观。他用自己与苏轼相比,自己还是幸运的。徐闻地处雷州半岛最南端,自然与社会环境都较恶劣,但毕竟还不是天涯海角,比苏轼贬去儋州好得多。当朋友们替他的处境而担心时,他却“夷然不屑”。
 
    汤显祖在官场上这次摔了重重一跤,而没有摔得倒地不起,也没有站起来变得孤零零起来,反而摔这一跤让徐闻沾上他的光,沾了他高尚人格和卓越才智的雨露。汤显祖的不幸,反而实实在在是给了徐闻之大幸,送给徐闻一个盛大的恩典。 
 
    徐闻人也善待这位具有超卓才智和清正品格的“逐客”、“孤臣”,除了敬仰他,还在追随他,争先恐后来听他讲学,让他很得安慰,感受到徐闻“士气民风,亦自敦雅可爱”。但也就在他为士气民风淳雅可爱而高兴之时,也发现这里的人们“轻生好斗,不知礼仪”。汤显祖同情和痛心徐闻人这种不良习俗,想用教化来营造文明,驱逐和打碎野蛮,让文明的眼光越过徐闻人的屋顶,投向天空。他就用自己的公寓既做住所又用作教堂,“自为说训诸弟子”,开展讲学论道。凡听过汤显祖讲课的人都如沐春风,都说听到许多“闻所未闻”的新知识,“有如寐者恍焉觉寤”。一些正在学宫受业的弟子们,也都争着拜汤显祖为师,常带着许多疑难问题来向汤显祖请教。汤显祖对来者总是以诲人不倦的精神认真讲解启发他们,以至“海之南北从游者甚众”,每天把寓所挤得满满的,常容纳不下。这让汤显祖很为焦急地想如何去满足读书人的要求,于是他就与知县熊敏把俸银捐献出来,于万历十九年创建了贵生书院。 
 
    当汤显祖正在徐闻安心实现他教书育人的壮志之时,可惜于1592年春他重新得到了朝廷的任用而离开徐闻,赴任浙江遂昌知县,这样就让他在徐闻壮志未酬。汤显祖动身北归之前,他放心不下对徐闻以后的教育事业,于是就立下《贵生书院说》,阐明“天地之性人为贵”这一道理,还有感于徐闻人的友情,也留下一首诗作《徐闻留别贵生书院》疾呼:“天地孰为贵,乾坤只此生。海波终日鼓,谁悉贵生情。”作为答谢徐闻乡亲的礼物,表示他对徐闻的依恋和不舍,这也是贵生书院名字的来由。 
 
    汤显祖创办的“贵生书院”,是他在徐闻干了一件漂亮透绝和意义非凡的事情,加速了徐闻迈向文明的势不可挡的步伐。从某种意义上说,汤显祖是徐闻文明的引路者,贵生书院就是他为徐闻文明开出的药方,要是把其称之为迈向文明的踏脚足、迈向文明的楼梯阶,或者说是照亮通往文明的路灯都不为过。书院给徐闻带来了无尽的福祉,终究以古迹的方式成了徐闻精神文化象征,成为历史未遗忘之地,其意义是深远而悠长的。其一,使徐闻蛮荒之地,文风渐盛,科举盛行。清乾隆丁丑进士蒋士铨《玉茗堂先生传》赞汤显祖“立贵生书院讲学,士习顿移。”清咸丰三年《五夫子宾兴条例芳名碑》碑文曰:“自明义仍先生来徐闻建书院,而徐益知向学,当时沐其教者,辍魏科登赋仕,后先辉映,文风称极。”明万历十九年至崇祯年间徐闻连年旱灾,民食不果腹,但人人向学,仍出了15名举人。其二,加强了南北文化的交流,对徐闻地区乃至整个岭南、琼岛文化的繁荣,都有着深远的影响。当时,刘应秋在他的《徐闻贵生书院记》一文中,就给予了高度的评价:“义仍文章气节,嚆矢一时,兹且以学术为海隅多士瞽宗,则书院之兴颓,吾道明烛之一关也。”所以徐闻人应该感谢汤显祖,也因为有他的到来,徐闻在雷州半岛文化中才没有缺位,没有黯然,也能占有一席之地。所以说我是因为《牡丹亭》而记住“汤显祖”这个名字30多年的,但徐闻人能一直记住他的名字就是几百年,可不是因为他的《牡丹亭》,也不是因为他的名气和他在这里做过官,实实在在的原因是汤显祖在徐闻做了一件了不起的大事,就是他创办“贵生书院”。贵生书院的出现,让他稳稳当当地端坐在徐闻文化上空500年,成为人们顶礼膜拜的文化之神。这说明徐闻人至今对他还心存感激。 
 
    我以探索的方式去接近“贵生书院”, 体会它,去勾陈出一段历史故事来,整个过程都渗透着历史的感觉。在这里,我探访追溯到贬谪文化,接近历史,品味它的积淀,体会它的厚重,就像抚摸到明朝的皮肤一样,承载着历史的文化基因。当然我不是历史学家,要来这里求证和补充历史,我充其量只是一个过客,或者准确些说,我只是他的崇拜者。来拜访他,和他进行一次心灵上的对话,是想从心里去发现他,希望能触摸到他的思想,他的灵魂。
 
    在书院徜徉期间,与往昔的人与事对话,每一个细节都可以感动的。在惊叹之余,我却又有了意外的收获,在书院的后堂我看到了汤显祖的真像,我很欣慰,看到徐闻人是怎么对这位用睿智力量构建的民族文化传承的大师塑造的伟大形象。他们没有给他站姿,也不是骑姿来彰显他的威风凛凛,更不是英姿勃发,高高耸立而让人引颈仰望,而给他塑的是一座坐姿的全身像,是手捧书卷端坐椅上,神韵生动,把这位文化大师忧国忧民、呼吁贵生的神态作了形象的表述,彰显出了他特别的亲和力,这很符合他文质彬彬的书生身份,而他的眼神望向远方的表情,凝聚着深邃的智思的神态,是他在这里坚守着民族的血液,给我们背后所蕴含着的历史意义和文化内涵,会让每一个见到他的人不住感叹,还会让人捕捉到尽管过去了500年,还能从那深邃的眼神看到他忧国忧民的思想的同时,发现了文明的滋长。尽管我和他隔着500年的距离,但我还能听到了他荣辱不惊的表述,逼真得就好像他与我没有了距离。据说此像的塑造为取于真实,徐闻人专门到他的家乡江西临川仿他的真人图像大小而塑造的。 
 
    久久徘徊在这里,想起刚才看过汤显祖的故事是发生在我现在的脚下这块土地,更是在这些建筑中,感觉这里的每一处都能让我接触到汤显祖的体温,到处都是他的气息,也就是这种气息,使时间出现了裂缝,诱惑着我钻进了,我穿越历史的重厚,回到那个时代,看到了汤显祖谆谆教道徐闻学子,聆听到了朗朗的读书声。置身于这一似真似幻的场景中,是穿越历史也好,是时光倒流也罢,当时的场面,就变得生动丰富起来,变得有血有肉起来。

(编辑:米德实)

顶一下
(18)
94.7%
踩一下
(1)
5.3%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